首页 > 合肥市新闻

合肥市户外广告“整治”活动引争议,业主九问瑶海区城管局

时间:2012-05-03 16:17:18来源:yoka作者:yoka

  如果说市容是城市的面孔,那么户外广告就是城市的眼睛——户外广告是城市景观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城市文明的外在表现,是城市经济的“晴雨表”和“助推器”。然而,早些时候,由于户外广告的管理混乱,以及行业的不自律现象,导致合肥市部分地区广告位设置杂乱无章,影响了城市形象。

  2010年首次整顿情况

  为了合肥的大发展和新形象,同时也是为了户外广告业本身的良性发展,早在2010年12月7日,合肥市政府办公厅下发了“合肥市人民政府关于清理整顿合肥境内高速公路及一线公路两侧广告问题”的专题会议纪要,要求由市政府法制办和城市管理局牵头,对合肥境内的户外广告牌进行了一次整治。

  同时,该“会议纪要”第五条明确要求:由市城市管理局牵头,尽快制定合肥境内道路两侧的广告设置管理规定,要求合肥市规划局再根据规定制定广告设置专项规划,然后再由市城管局和各县区政府(开发区管委会)依据规章对境内的高速公路和一线公路两侧的广告彻底整治和规范。

  此次整治,拆除了100多块违章和审批过期的户外广告牌,整治活动取得了一定的效果。通过此次整治,保留下的绝大多数广告牌,经市政府法制办认定是合法的。

  需要说明的是,那次的整治活动,在实际执行过程中,合肥城管局的部分不规范的做法,还是侵犯了很多广告公司的合法权益,致使60多家广告公司联名上诉,有些广告公司还为此闹到了省政府,甚至到北京上访,一时间闹的沸沸扬扬。鉴于此,合肥政府召开了专题新闻发布会,解释了相关的事宜(详见新浪网和人民网安徽视窗),使事态稍微平息。

  户外广告整治再治启动

  然而,对于合肥的大部分广告业主来说,好运不长,又一次更糟糕的厄运伴随着两个新上任的市容局长而到来:

  2012年3月,新上任的庐阳区邓真晓区长借庐阳区建区50周年和庐阳区阜阳北路高架桥修建拆迁的机会,给合肥市委吴存荣书记打了一份报告,要求对庐阳区境内的户外媒体进行整顿,并请求合肥市给予支持。

  同一时期,同样新上任的合肥市城市管理局王道荣局长也藉此机会,打着有“省市领导”批示的口号,以合肥市户外广告规划设置委员会办公室的名义,在合肥全市范围内下发了“关于进一步规范户外广告设置管理的通知”(文件见附件),并提出次此的整顿对象是没有行政许可和行政许可到期的广告牌。

  由此,合肥市掀起了新一轮的户外广告市场整顿活动。

  应该说,无论是2010年的那次整顿,还是此次整顿,对于市政府及城市管理局整顿户外市场的初衷和此举的意义,大多数广告传媒公司是能够理解的,是积极支持的。

  同时,广大经营者也坚信:本次整治必然会吸取2010年整治活动的经验和教训,充分领会市政府2010年12月7日会议纪要的精神及户外广告整治的方式与方法,严格执行2002年颁布的“合肥市户外广告管理办法”,坚决贯彻市管局自己下发的“关于进一步规范户外广告设置管理的通知”的相关规定,合情、合理、合法地进行户外广告的整顿活动。

  九问瑶海区城管局

  笔者认为本次的整治活动应该遵循胡锦涛总书记“最大限度激发社会活力、最大限度增加和谐因素、最大限度减少不和谐因素的总要求”,然而,两个月过去了,此次整治让人们看到了怎样的一幕情形呢?

  以瑶海区为例:瑶海区政府在接到市城管局的通知后,由于城管局姜伟局长也都是新上任的领导,所以该区很快就出台了“规范户外广告设置管理实施的方案”(笔者又要说明的是,这又是一个规范设置管理的文件)。但瑶海区城管局的具体做法是:给下属三个执法大队下达的一致性指令只有一个字“拆”,除了区域内去年走拍卖程序的三个户外高架外,其他一律要拆除,而且基本上每天每周都会分别催促三个大队程;当有人去申辩时,姜伟局长也就一句话“这是市里的指示”——瑶海区城管局的种种做法,让人有太多的疑问:

  一、瑶海区城管局虽然打着“文明合法执法”、“依法行政”的口号,但在户外广告整治时,为何从来不征询广告业主的意见?为何没有正式做过一次正规的座谈和访问?执法大队等执法单位在拆除广告牌时,每次下发或者张贴相关催告书及限期强制拆除通知书时,总是将相关文书贴在广告牌的最不易察觉处,在做了相关的摄像手续后却不通知当事单位,等到广告牌被拆除既成事实后,相关单位才知道——试问,何为“文明合法执法”、“依法行政”?

  二、合肥市城管局会议明确要求(该局4月13日会议精神),对于这次整治行动中受到损失较大的单位,要配合劳动和社会保障部门,尽快出台相关配套政策,提供指导和支持——试问,瑶海区为何从未考虑实行?

  三、“合肥市户外广告管理办法”第五条明确要求:城管局应该根据统一规划、总量控制的原则,编制取区域内的广告设置规划。2010年12月7日合肥市政府“专题会议纪要”第五条也明显体现了相同的原则——试问,瑶海区为何只是一拆了之,却从未做过相关的规划工作?

  四、“合肥市户外广告设置办法”第十二条规定,城管局对所有的户外广告设置申请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内做出批准或者不予批准的决定,不予批准的应当书面通知申请人并说明理由。由城管局拆除掉的合肥火车站广场的两块广告牌就是这样,申请单位在原来申请到期后数次申请,但城管局就是不予任何的回复——试问,作为执法机关的城管局为何对“合肥市户外广告设置办法”置若罔闻?

  五、合肥市新站区管理委员会在编制上是比市城管局还高的单位,合肥黑白广告公司在和新站区管理委员会签订了相关的广告牌设置管理协议。但到瑶海区城管局那里,他们从来不认,也不给别人任何说法,只是一味坚决要求拆除;合肥迪赛广告公司和合肥龙岗开发区城管局签订的户外广告设置使用协议同样也没有到期,但瑶海城管局依然不承认相关的行政许可——试问,为何置其它政府部门的“合法性”于不顾,广大经营者又如何自处?

  六、“合肥市户外广告管理办法”出台时,约束的主要是市区、开发区范围,合肥所属各县只是参照执行。而合店公路上的广告牌在设置时,是经过安徽省和合肥市公路管理局的路政 许可设立的(该区域在2008年前归肥东县管理),是完全合法的。自该区域划归瑶海后,城管局从来就没有就此事和广告公司协商解决,为他们转换文件、提供服务——试问,城 管局为何行政不作为?而且,合店公路两侧的广告牌经过2010年的整治后,现八公里长度内只有5块牌子,而且设置分布状况也比较合理——瑶海区市管局为何只是一味要求拆 除,置市政府2010年12月7日会议纪要的“先规划管理,后整顿”精神于不顾?

  七、2011年合肥市在创建国家文明卫生城市时候,区域内的部分广告牌公司积极响应市委宣传部及城管局的号召,将部分广告位换上了两个月的公益宣传画面,并且主动承担了数目不菲的喷绘制作及上下费用——城管局的相关人员在沟通时也明确表示这些广告牌是合法的,实际上城管局办事人员也不可能同意在不合法的广告位上挂画面——然而,时隔半年,这样的广告位为何又被告知过去的手续不行、是违法擅自设立的?试问,这样的反复无常,是要置政府的公信力于何地?

  八、瑶海区城管局按程序下发的限期及强制拆除通知书告知相关单位,在接到决定书60日内可以向区政府及市城管局申请行政复议,或者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但同时,城管局又声明在行政复议及诉讼期间,他们的拆除决定不停止执行。试想,关于上面提到的广告牌,如果广告公司在争议中赢了怎么办?广告牌已经被拆除所造成的损坏和损失,又是算谁的?试问,瑶海区城管局为何要如此迫不及待?而且与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等法律的第31条、32条、第45条的条款严重矛盾!

上一页1/2尾页下一页